工投抽身在前GL一键清仓紧随 康辰美景难料

2019-12-02 19:09:21 

禁令一解除,陈康制药的两大股东就迫不及待地宣布裁员。

9月11日晚,陈康制药披露,公司股东gl glee investment hong kong limited(以下简称“GL”)计划在未来6个月通过集中招标、大规模交易和协商转让,减持股份总额不超过1656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0.35%。

9月12日,陈康制药有限公司跃升至低位,全天呈现低迷趋势。截至当日收盘,陈康制药的股价为40.40元/股,下跌3.86%,总市值为64.6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半个月前,8月28日晚,陈康制药有限公司的另一个重要股东——北京工业发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工业投资”)宣布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减持不超过960万股,约占总股本的6%。

gl和北京工业投资公司计划减持的股票是首次公开发行前收购的原始股票。截至2019年8月30日,gl分别持有陈康制药第二和第四大股东陈康制药10.35%的股份和北京工业投资公司9.64%的股份。

从公告来看,两大股东都计划这次减持。gl甚至计划“一键清算股票”。然而,在公司层面,陈康制药长期以来一直以爆炸性产品称霸世界。销售成本驱动的增长能持续多久仍是一个问号。

计划减持并套现10亿元。

陈康制药有限公司位于北京,是一家专业生产血凝酶药物的制药公司。从股权结构来看,最大股东刘建华目前直接持有公司31.74%的股份,而通过北京普华永道资本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间接持有公司6%的股份。另一位创始人王席绢在他控制的北京牧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10.15%的股份。刘建华和王席绢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共同控制了47.89%的股份,并通过一致行动协议成为陈康制药的实际控制人。

据资料显示,陈康制药诞生于北京陈康制药。其前身可以追溯到刘建华和王席绢于1999年创立的陈康医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陈康发展”)。在陈康医学早期,涉及的商业领域相对分散。除药物研发外,陈康医药还涉足药品代理、药品批发和零售业务。

为了整理上市,陈康制药成立了陈康制药作为上市主体,并将新药研发、药品生产和销售整合到陈康制药。

《泰晤士报》记者指出,早在2007年陈康发展进行第二次增资扩股时,背后的投资者就出现了北京工业投资公司的身影。当时,北京工业投资公司认购和接受陈康发展公司注册资本共计1824.3万元(占16.44%)。

Gl的股份是四年后的事了。2011年9月,gl持有陈康制药15%的股份,金额相当于人民币7100万元。

经过一系列股权变动后,陈康制药于2018年8月登陆a股市场。作为金融投资者,gl和北京工业投资公司的股份在上市后分别稀释至10.35%和9.64%。

然而,一年销售期一过,两大股东就因“自身经营需要”和“企业资金需要”而仓促推出大规模减持计划。根据9月12日每股40.40元的收盘价,如果减持计划完成,gl和北京工业投资有限公司将共兑现或超过10亿元。

单一产品支持

目前,陈康制药只有一种批准的产品“苏灵”(注射用尖吻蝮血凝酶)。

苏灵于2008年获得新药证书和生产批准,并于2009年正式上市销售。目前,苏灵是国内血凝酶制剂市场上唯一的国家一级新药。这种药物几乎支撑了陈康所有的主要商业收入。随着市场饱和和竞争加剧,风险暴露出来。

事实上,尽管苏灵的专利保护期一直持续到2029年,但市场上并不缺乏竞争药物。诺康制药的八曲亭、赵可制药的苏乐泉和敖红制药的邦亭都是苏灵在血凝酶制剂市场上的竞争对手。

从业绩来看,陈康制药近年来的增长并不稳定。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陈康制药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46亿元、5.91亿元和10.2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0.62%、70.58%和73.08%。

“这一收入方面的增长并不是真正的增长。“两票制”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后,大部分制药公司的销售模式从“低开盘价”转变为“高开盘价”,与经销商的结算价格大幅上涨,双升由此获得了明显的收入和毛利。事实上,最初由代理商承担的促销费用也将转移到制药公司,对整体净利润影响不大。”9月13日,上海一家私募股权公司的医学研究员告诉时代周刊。

2016年至2018年,陈康制药给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91亿元、4.78亿元和2.63亿元。上市后,第一份年报净利润下降44.88%。

陈康制药表示,2018年净利润较2017年大幅下降,主要是由于非经常性损益。2017年3月,公司将国药49%的股份转让给国药(600511.sh),投资收益3.52亿元。扣除所得税后,对公司当年净利润的影响达到2.86亿元。

剔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陈康制药过去三年的非经常性净利润分别为1.68亿元、1.69亿元和1.88亿元,增长缓慢。

产品销量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其增长的疲软。《泰晤士报》记者指出,2015-2017年,苏灵分别售出332.7万盒、263.24万盒和299.9万盒。2018年销售额反弹,售出329万盒。

今年上半年,陈康制药实现营业收入5.44亿元,同比增长11.45%。不含非母亲的净利润为1.36亿元,同比增长38.64%。事实上,除了苏灵的销售增长之外,上半年的利润增长更多地来自利息收入的同比增长。

销售成本很高

为了改变过于依赖单一产品的局面,陈康制药也开始了长期的布局,并密切关注新药的研发。

根据2018年年报,目前陈康制药的研究产品主要针对肿瘤和血液领域,包括4种国内外未上市的新抗肿瘤药物和2种血液治疗类属药物。

从研发进展来看,正在研究的四个新一类药物品种中有三个仍处于临床前研究或临床一期的早期阶段,其中研发进展最快的“迪奥”(注射用氯雷他定)项目正处于补充三期临床试验阶段。

“很有希望成为一类新的国内外都没有上市的药物,但它将考验企业的R&D实力,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前述医学研究者向《时代周刊》记者指出,“项目越早,研发失败的风险就越高。国内资本市场很难估计临床一期甚至二期项目,更不用说临床前期项目了。”

迪奥作为陈康制药正在开发的最重要产品,在其研发过程达到审批水平时遭遇挫折。

据了解,2000年12月,陈康医药与第一军医大学签署了《项目转让协议》,接受了第一军医大学正在进行临床前研究阶段的thy-110项目(或“迪奥”项目),包括项目的科研成果和原材料、制备生产的成套技术和制备工艺等所有知识产权。

购买上述技术成果后,陈康制药独立开展了“迪奥”临床前研究和后续的一、二、三期临床试验。经过近14年的研发,“迪奥”于2014年8月向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申请新药证书。

然而,迪奥的注册申请尚未得到直接批准。2016年4月,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批准意见通知书》要求陈康制药进一步补充相关临床研究。到目前为止,迪奥仍在进行第三阶段的补充临床试验。

从研发成本来看,陈康制药的研发投资不高。2017-2018年,陈康制药R&D投资分别为3216.6万元和8024.7万元,仅占当期收入的5.45%和7.85%。2019年上半年,陈康医药研发支出达到5182.41万元,占总收入的9.53%。

相比之下,它的销售费用仍然很高。《时代周刊》记者注意到,由于“两票制”实施后销售模式的调整,陈康制药有限公司的销售成本从2016年的7697.63万元飙升至2018年的6.03亿元,销售成本率为58.98%。

500彩票 500万彩票网 浙江快乐十二

随机推荐